安卓系统重启中第二十章

第二十章

小说:安卓系统重启中 作者: 青日有宇 更新时间:2019-07-20 04:20 字数:2241

    安若然一间一间屋子看过去,一件一件东西摸过去,台灯,小沙发,窗边的躺椅,浴室里各色的洗漱用品,说给他放衣服的衣帽间里已经挂满了当季的新款。

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沈卓为什么这么多天没有消息,原来是在精心准备这些东西。

“还有一些东西在路上,”沈卓说道,“临时定制的,来不及送到。”

这世界上最好的,他都想捧到安若然面前来。

看着安若然认真地环视这间屋子,沈卓是有些忐忑的,安若然说“安排一个住处”,他想来想去,无论安置到哪里都没有自己身边周全。

可是真的把人带回了家,他又有些迟疑,这样会不会太过唐突,安若然会怎么想,是不是觉得他太过敷衍?

“如果,如果你不喜欢这里,我可以再找……”

“谢谢,这里很不错,已经很好了。”

得到了夸奖,沈卓笑了,说:“我的房间在隔壁,我会早起,希望不会打扰你。”

安若然:???

什么情况,不在一起睡?那你拉着我同居干什么?

安若然安慰自己,好吧好吧,毕竟是第一次约出去就逛公园的沈卓,他还是不要用一般人的心思去猜测他了。

“走廊那边是书房,无聊的时候可以去看看书。”沈卓说道,“三楼是我弟弟的地盘,他喜欢收集相机,总是宝贝得不行。”

“我尽量不去打扰二少。”安若然笑了笑,他听说沈卓有个小他十岁的弟弟,一直无法无天。

楼下门铃响了,沈卓让他一个人休息休息,自己下了楼。

他今天来接安若然回家,把一大堆公事都扔下了,约好了许廉这个时间送一批文件过来。

“还有这个,”书房里,交代完文件,许廉从一堆A4纸下面拿出一个大红色的请帖,“MG传媒老总嫁女儿,请柬是大小姐亲自送来的,请您务必出席。”

沈卓面无表情地把请柬接过来,翻开看了两眼,看到韩誉那个刺眼的名字,沈卓转身把请柬塞进了碎纸机里。

“不用回复他们,到时候就说我忘记了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
“还有,”沈卓看着碎纸机说道,“我不想在任何一个媒体上看到李承夏结婚的消息。”

许廉点点头:“好,我尽力。”

安若然在“自己”的屋子里转了转,发现沈卓还真是个有品位又有眼光的男人,对细节又在乎得要命。

每一件东西,他摸摸质地和手感就能猜出大概的价格,有些东西大概是定制的,有些东西的水洗标被小心翼翼地剪掉了,怕是被人看到牌子。

安若然随便从衣柜里拿了一件外套穿在身上,竟然刚刚好合身,真是奇了。

看来今天他要“尽力”报答金主大人才行。

沈卓跟助理商量了一会儿工作,就回来带他去吃晚饭了,这次倒是没有再去一碗面,而是找了一家装修很别致的粤菜馆子,要了几样清淡的菜品。

想到晚上可能要做的事情,安若然不敢多吃,大部分时间都在看着沈卓吃。

他心里有点儿紧张,总觉得今晚不是献身是献祭。

沈卓很官方地聊着新公司成立的事情,夹到安若然碟子里的菜他也没有吃。沈卓以为他在为公司的事情烦心,说道:“并不难,你不用担心,我弟弟那么笨,给他一个公司玩一个暑假也没有倒闭。”

安若然笑出来说:“你这样说二少不太好吧?”

“你见到就知道了,”沈卓摇头叹气,“被我爸妈惯坏了,最大的爱好就是反抗我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长大。”

“人嘛,自然会有长大的一天,”安若然转着勺子说道,“只是早一天,晚一天的问题。”

他几乎什么东西都没吃,饿得胃疼,好在这种事情他习惯了。沈卓见他兴致不高,很快结账走了。

开车回到沈家别墅,天已经黑了,大人的夜晚要开始了。

沈卓进了门一边脱外套交到保姆手上,一边给安若然介绍:“这是家里的阿姨,你想吃什么都可以跟她说,阿姨,这位是安若然,以后就住在我们家里了。”

阿姨慈眉善目的,笑眯眯地说:“安先生好,您明早想吃些什么?”

安若然刚要说随便,沈卓开口了:“熬一锅粗粮粥,煮鸡蛋,脱脂牛奶一杯,牛油果半个,鸡胸肉沙拉,用油醋汁调一调。”

沈卓回头问他:“还有什么要吃的?阿姨做的小菜不错,我让她做低盐的你少吃一些。”

安若然听得目瞪口呆,沈卓刚才念出来的一串不就是他保持身材时的食谱吗?

沈卓把他送到房间门口,说:“到时间看书了,你早点儿休息。”

安若然说了再见,站在门口一直等到沈卓进了书房才回过神来。

嗯……他的意思应该是让他早做准备的意思吧……

安若然进了房间,他孑然一身来,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带。

他从外套口袋里翻出几样东西,挑了一个进了浴室。

安若然把自己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,又放了一缸温水放了浴盐在里面泡着,看着时间差不多了,擦干净身体,换上沈卓给他准备的浴袍。

他看着镜子里湿着头发干干净净的样子,没有悲伤也没有绝望,他想,原来末路也不过是个样子而已。

安若然把头发吹到半干,回到床上等着沈大公子的临幸。

活生生等了两个小时……

每隔一会儿安若然都要去查看一下自己是不是反锁了房门,最后干脆把门半开着。

他从床头滚到床尾,从床尾滚到床头,忽然又坐了起来。

会不会沈卓在等他搞完?可是都这么久了,做也应该做几轮了?沈卓怎么还不来?

安若然又躺回床上,扯过被子的一角盖住自己,昨天晚上他就没有睡,今天转了一天,这床又这么舒服,他有些扛不住了。

沈卓一向的习惯是到了家里看一个小时书,然后处理一些公务,给父亲写邮件说说最近公司的近况,然后再去准备休息。

今天家里多了一个人,他无论是看书还是处理公事都有些心不在焉,总觉得把安若然一个人扔在那里有些不太好,可是他对着安若然又总是不知所措。
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