恐怖玩偶第20章 一拍两散

第20章 一拍两散

小说:恐怖玩偶 作者: 地狱书生 更新时间:2019-05-20 11:15 字数:3539

  等我来到医院的时候,陈姐给我发来短信,她说已经骗丈夫吃了带血的口香糖,问我什么时候会有效果?
  
  我现在心烦意乱,还在想着小飞的事,没功夫理会她,就说你观察一阵子再说。
  
  到了病房,除了赵丽丽,还有一位中年妇女也在里面,他们应该就是小飞的父母吧。
  
  小飞的母亲问我是谁?我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躺在床上的小飞却开口了:“妈,他是我朋友。”
  
  我见小飞还能说话,就是声音有些虚弱,心里松了口气。本来还很担心,怕他变成了植物人什么的。
  
  “阿姨,你先出去买饭吧,小飞有我们两个照顾就行了。”赵丽丽在一旁说道。
  
  小飞的母亲一脸为难,说:“不用了,我饿一顿没关系,小飞这病,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。”
  
  赵丽丽从包里拿出一百块递到小飞母亲手上,小飞母亲想推脱,赵丽丽说:“阿姨,人是铁饭是钢,不吃饭怎么行呢?你要饿的动不了了,小飞在医院谁来照顾?“
  
  小飞母亲犹豫了一番,接过了赵丽丽的钱,不停地跟她道谢,说远亲不如近邻,太谢谢你了。
  
  我在一旁看得有些心酸,这小飞的母亲也太可怜了吧,为了节省点钱,连饭都可以不吃。
  
  可想而知,小飞的家庭条件肯定不太好。
  
  小飞母亲走后,我来到了小飞面前,见他躺在病床上,全身缠满了纱布,跟个木乃伊似的,心里不禁有些愧疚,要不是我给了他竹蜻蜓,恐怕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  
  “小飞,到底出了什么事?那竹蜻蜓,你后来又找到了?”我坐在凳子旁边,忍不住问道。
  
  小飞苦笑一声,说道:“别提了韩大哥,其实这事,都怨我自己。”
  
  小飞告诉我,其实竹蜻蜓根本没弄丢,他只是为了不想我把竹蜻蜓拿回去,才编谎话骗我的。
  
  就在昨晚,小飞又梦到那个男孩,那男孩恶狠狠地警告他,让他离自己远点!
  
  小飞当时虽然很害怕,但第二天醒来,以为只是是场梦,也没当回事,依然戴着竹蜻蜓在天上飞。
  
  而就在这个时候,意外出现了。
  
  竹蜻蜓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,突然间失控了。
  
  速度飞快不说,还在空中横冲乱撞,很快就把小飞给甩了下去。
  
  幸好,当时飞得并不高,小飞正好落在了下面的一颗树上,这才让他捡回了一条命。
  
  听了小飞的讲述,我的脸色变得阴晴不定,很不爽地说道:“你那天不是跟我说,竹蜻蜓里面有鬼吗?既然明知道这个东西不安全,怎么还敢继续用?”
  
  小飞沉默不语,脸上闪过几分挣扎,缓缓说道:“因为我舍不得。”
  
  “舍不得?”我和赵丽丽面面相觑,听不明白他在说啥。
  
  “我舍不得自己的飞翔梦。”小飞叹了口气,看着天花板说道,“我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这个梦居然会实现。虽然,最后的代价是惨烈的,但也是值得的。因为,我终于上天了!”
  
  我很生气,说:“值得个屁!你是值得了,但你父母呢?你刚才没看到吗?就因为你住院要花钱,你妈连饭都舍不得去买。”
  
  小飞撇了撇嘴,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我妈也真是的,太抠门了,你们知道我中午吃的什么吗?咸菜包耶,她居然给我吃这种猪食....”
  
  啪!
  
  赵丽丽忽然抬起手,狠狠地扇了小飞一耳光,把我给吓了一跳。
  
  “丽姐,你...你打我?”小飞捂着脸,目瞪口呆地看着赵丽丽。
  
  赵丽丽气得脸色发白,指着他说道:“这一巴掌,是我替你妈打你的!你实在太自私了,你爸被你气得病倒了,你妈还要来照顾你,你不知道感恩,居然还说这种话?难道所谓的梦想,就是建立在家人的痛苦之上吗?”
  
  小飞也激动了,大声吼道:“我怎么自私了?我实现自己的梦有错吗?再说了,我不也付出代价了吗?”
  
  我实在看不过去了,教训道:“你是受到惩罚了,但真正受罪的,还是你的家人!什么都别说了,把竹蜻蜓给我交出来,这东西以后我都不会借你了。”
  
  听到我要讨回竹蜻蜓,小飞神色立刻变得紧张起来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没...没有了!”
  
  “什么没有了?”我皱起了眉头。
  
  “掉了...这次是真掉了。”小飞哭丧着脸说道,“我从这么高摔下来,谁知道这东西掉哪去了?”
  
  我不知道小飞有没有说谎,虽然想搜一下他的身,但看他现在这副木乃伊装扮,也实在下不去手。
  
  这时候,小飞的母亲买饭回来了,还特地给小飞带了一份,我和赵丽丽和她打了声招呼,便离开了这里。
  
  路上,赵丽丽时不时地看向我,一脸的若有所思。
  
  “你老看我干嘛呀?”我心里有些犯嘀咕,忍不住问道,很担心这位‘未来古董’通过今天这件事,对我的能力产生质疑。
  
  赵丽丽停下了脚步,声音平静地说道:“韩晓,小丽事务所,是咱们两人的对吗?”
  
  听到这话我心里咯噔一跳,变得有些紧张起来,连忙点头道:“是啊,其实严格来说,应该算你一个人的。”
  
  赵丽丽摇了摇头,说道:“既然我决定跟你合作,事务所自然会写我们两人的名字。只是,咱们既是朋友,也是合作伙伴,有些事情,你是不是应该跟我坦白一下?”
  
  “坦...坦白什么?”我有些奇怪,看样子赵丽丽并不是为小飞的事向我兴师问罪。
  
  赵丽丽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说道:“竹蜻蜓,记忆面包,还有陈姐的发情口香糖...这些东西,我觉得根本不是当今科技能研发出来的。”
  
  我还来不及辩解,赵丽丽又说。
  
  “你父亲,在八年前因为一场意外,去世了。家里,有一个母亲,一个妹妹。妹妹还在读初中,母亲在某餐厅给人洗盘子。”赵丽丽看着我,一字一句地说道,“所以,什么科研,什么国家工程师,都是骗我的对吧?”
  
  我惊呆了,张着嘴,半天说不出话来,过了好一会儿,我愤怒地喝道:“你调查我?”
  
  赵丽丽咬了咬嘴唇,说:“是的,我是投资者,必须了解产品。”
  
  “产品?”我冷笑出声,“在你眼里,我就是一个产品?”
  
  “不是,你误会了我的意思。”赵丽丽叹了口气,说道,“你的这些道具,表现出来的功能,实在太邪恶,太诡异了。我很担心,所以....”
  
  “所以你就调查我?把我全家都查了一个底朝天,对吗?”我生气地说道,“那你还查到了什么?我平时穿什么颜色的内裤?我一个星期洗几次澡?我每天打几次飞机?啊?你告诉我啊!”
  
  我的情绪很失控,换做任何一个人,被人这样调查,都会很不爽。
  
  “韩晓,你冷静点好吗?”赵丽丽皱起了眉头,“现在,是你欺骗了我,真正该生气应该是我!”
  
  我笑了,说:“是,你应该生气,是我欺骗了你,再见。”
  
  说完这话,我直接转身离开。
  
  “韩晓——!”背后,赵丽丽冷声叫住了我,“你不想开事务所了吗?”
  
  我一咬牙,吼道:“让什么事务所见鬼去吧!”
  
  一边说着,我一边头也不回地狂奔而去。
  
  ......
  
  这一天实在糟透了。
  
  小飞住了院,我还和赵丽丽闹翻,事务所也打水漂了。
  
  老实说,放弃事务所,我心里还是很舍不得的。
  
  不过赵丽丽这事做的太不地道了,我们是合作伙伴,就不能互相信任吗?
  
  非得这样你怀疑我?我怀疑你?调查来调查去的?
  
  妈的,太气了!实在太气了!
  
  我带着满腔怒气来到了出租屋,刚准备进去,肩膀就被人给拍了一下。
  
  “谁啊?”我很不耐烦地回过头,就看到了一张满是皱纹的脸正对着自己,顿时吓得尖叫起来。
  
  “别怕,小伙子你别怕。”那张脸的主人说话了,声音低沉,还带着几分严肃。
  
  我瞪大了眼睛,指着他惊呼道:“是你!”
  
  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那穿着破棉袄,酷似捡破烂的老头。
  
  这家伙还在大半夜窥视过我。

  
  “你是人是鬼?”我有些害怕,身子往后缩了缩,警惕地问道。
  
  老头呵呵一笑,说:“怎么?我若是鬼,你还会害怕不成?我以为像你这样的人,早就不畏惧鬼神了。”
  
  什么叫像我这样的人就不畏惧鬼神了?这老头说话怎么莫名其妙的?
  
  我和他保持了一段距离,皱眉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老在我家附近徘徊?”
  
  老头摸了摸山羊胡,笑道: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是谁?”
  
  卧槽,这老头有神经病吧?
  
  我不想理他,准备进屋里去。
  
  谁知他却悠悠地来了一句:小兄弟,你家那个东西,邪门得很呐。若不想丢掉性命,还是趁早扔掉的好。
  
  听到这话我身子猛地一颤,转过身,惊讶地问道:“你...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  
  老头哈哈大笑,说什么意思难道你听不懂吗?
  
  
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